+復健病棟+

文力/圖力歸零重置中。三級殘廢手速。

[平浩]犯私折(上)

※標題是lo主放飛自我
※私設如山
※只有OOC屬於偶

 

 

1
趙啟平還能清楚地記得第一次見到袁浩的情形。

2
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原本坐在病床前的青年立刻站起身來,轉過頭剛叫了句醫生就誒了一聲。翻着病歷走進來的趙啟平聞聲抬起眼睛掃了過去,只見對方直直地盯着自己欲言又止,便下意識地摸了一把臉,確認無異之後為這幾近失禮的行為皺了皺眉,卻也沒說什麼徑直走過去察看病情。半躺在床上的女子面色有點蒼白,左手用石膏和鋼板固定着。趙啟平抽出護士遞過來的CT片子瞧了瞧,剛要開口就看見那個青年一臉急切地湊到了跟前:「大夫,大夫,情況怎麼樣?」
趙醫生不着痕跡地後退了一點:「左手手腕粉碎性骨折,不過手術很成功,打了鋼板和鋼釘,先留院觀察幾天吧。」
青年這才稍稍鬆了口氣,卻聽到床上的女子低低叫了一聲,忙三步並作倆走過去關切地詢問:「怎麼了?有哪裡不舒服嗎?讓大夫給妳看看好嗎?」
「不……我今天要去學校面試的……這可怎麼辦……」
青年侷促不安地蹙起了眉頭,握住女子沒受傷的右手,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聽到趙啟平搶先下了醫囑:「專心養傷比較重要,這幾天固定着盡量不要動到骨頭,等好了才能有法可辦。」
女子被他這樣一說有點委屈地噤了聲,眼神楚楚地轉回到青年身上,那人便低了頭神情溫柔地小聲安撫。趙啟平見狀也不以為意,收拾好東西繼續上午的查房去了,還不忘貼心地帶上房門留給二人獨處的空間。

3
所以當趙大醫生巡了一圈回到自己的診室卻看到那人坐在裡面時明顯地愣了一下,倒是青年一見他進來便立刻站起身,向他走了兩步又想到什麼停了下來,立在原地有些不好意思地捻了捻衣角,眨眨眼睛點了下頭:「呃那個……我是818床的……」
「夏小姐沒什麼大礙,你不用擔心。」趙啟平開口打斷了他,有些意外于眼前這人敏銳又細膩的心思,對方想必注意到了早上他那點被冒犯的不快。他走到辦公桌前坐下,這才好好地觀察了一下對方。青年跟他差不多一樣高,穿一件前襟拼接淺藍的白襯衣和一條做舊發白的牛仔褲,短髮清爽地向後梳得整齊服帖。五官英挺,尤其是那對桃花美目又似欲語還休,顧盼之間自有多情流轉,饒是閱人無數萬花過盡如趙醫生者也要由衷地讚一聲美人。
美人在他的示意下坐到了桌對面,捻着衣角的手指現在不安分地搓起膝頭的牛仔褲來:「大夫,我想問一下,她……術後恢復會怎樣?」
「完全康復大概要三個月,這段期間盡量不要使用左手,拆除固定後不要過度勞累,沒什麼問題的。」
「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吧?」聞言趙大醫生抬起頭瞪了過去,青年立馬往後縮了縮脖子,看着醫生的臉色小心翼翼地說道,「我我我不是質疑您……那個,她是個舞蹈老師,您知道……我就擔心她這傷會不會影響……」
「放心吧,這傷並沒有聽起來那麼嚴重,只要聽從醫囑好好休養積極復健,你女朋友想要單手側翻都沒問題。」
「啊?」青年迷惑地歪了歪頭,反應過來後連忙擺手,「不是,夏小姐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呃,我早上開車走了個神,就把她給撞了,害她受了傷還錯過了面試,不知道能不能去學校溝通一下再給她個機會……」
趙啟平停下了翻看預約表的動作,有些意外地挑眉看過去。青年對那位女患者的上心程度絕對不下親屬,他也能看出青年的關切和緊張盡發自內心,是以他自然就將二人視作了戀人,倒沒想到居然是肇事者和受害者的關係。
大概是猜到了他的想法,青年摩挲着牛仔褲上並不存在的褶皺歉疚又坦誠地告訴他:「這件事都怪我,這理所當然的是我的責任,何況夏小姐還沒追究我……她那麼好,我做什麼都不足以補償我的過錯,所以——」青年直直地迎上趙啟平的目光,雙眸燦若星子,誠摯又懇切,倒令見慣世態炎涼死生怨懟的精英大夫看得一時失了神:「拜託您了大夫,請您一定、一定要讓她能像以前一樣跳舞!」
骨科專家於是展露出他招牌微笑,和煦又帶有令人安心的力量。他笑着說,成竹在胸也不謙虛,倒有點恃才傲物的意味:「當然——要知道,我可是六院王牌科室的王牌。」


----tbc----

评论(3)
热度(7)

© +復健病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