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健病棟+

文力/圖力歸零重置中。三級殘廢手速。

The Last Live

His face was soaked in the blue blur of farewell sadness, screams and cry shining and floating like in the center of a nebula. A tear spliting his redest makeup in two streams of bloody flood descended as a sparkling meteor, burning out the last heat of life and the hope......

Of a dream he once believed...

感謝小夥伴們不離不棄的關心,一覺起來發現私信爆了Σ('◉⌓◉’)|||||||趕緊屁滾尿流來匯報本子的進展情況_(:3」z)_



其實上個月中正本就已經完稿,包含小說9編總計8w+字,漫畫5編總計78p,特典方面有一編文稿可能要替換,其餘3編都已經完稿(● ˃̶͈̀ロ˂̶͈́)੭ꠥ⁾⁾[對於一個手癌晚期來說簡直是神跡…………_(:3」z)_]然而8月底回國的時候聯係了幾家印廠都不太合適[主要是印量和工藝(´༎ຶོρ༎ຶོ`)]而且有個讓偶和校對都頭大抓狂的難題在於由於是文圖合本,漫畫部分還好說,但是文本在B5開本要如何才能排得既能流暢閱讀又優雅精緻⋯⋯⋯⋯⋯試過縮版面和分欄...

一個比較有病的節選。Storm! Bitter的一個小番外。

[對的偶真的還沒放棄治療………………(c" ತ,_ತ).°(ಗдಗ。)°.]


他不止一次夢見獄寺隼人。


令他倍覺挫敗的是,無論在哪個夢境,那個人永遠都皺着好看的眉頭,用那一貫的年長者面對麻煩難搞的小孩子那樣的偏頗眼神看着自己。

對。就跟現實一樣。

就算是在他的夢境裡面。 


而更經常的是什麼也沒發生,灰銀髮色的青年什麼也不做,仿佛憑空地從無夢的黑色深淵一點一點滲出漸現出身形,就那麼安靜地坐在那裡,螢瀅漾着湖綠微光的瞳眸讓他口乾目眩,看不清是...

A well-known secret. A reserved claim.

無比懷念o板QxQ

「所以說你幹嘛非要來煩我,不會去找別人嗎?!」

被迫承受了一個下午的詭異沉默和目光洗禮的銀髮少年終於忍無可忍,踢翻椅子拍案而起。他一點都不想浪費本來就已經所剩無幾的寶貴時間和岌岌可危的耐性在這個關鍵時刻卻被置換成中二版本的風紀混蛋身上。早知道這個傢伙如此不依不饒,那時候才不還什麼勞什子人情,直接讓他在圓眉毛妹妹頭的幻覺裡灰飛煙滅一了百了,也犯不着被人堵在資料室裡如坐針氈哪哪都不對勁。

而怒氣的本源紋絲未動,依然保持着一貫的狂妄傲慢抱臂直視,面無表情理直氣壯地回答:「除了你,其他的都在選項以外。」

哦,敢情不幸入您大爺法眼的我還要燒香還願不成?獄寺內心毫無波動。...




喧嘩上等。相愛相殺日常。

日常吸獄♪。・゜・(ノД`)・゜・。

10+情侶頭像x2( ˊ̱˂˃ˋ̱ )






然後搞完之後偶必須說偶還是愛15雲獄啊啊啊啊啊啊啊10+的毛簡直不是人幹事嗚嗚嗚嗚嗚嗚嗚嗚(´°̥̥̥̥̥̥̥̥ω°̥̥̥̥̥̥̥̥`)

以及委員長/風紀財團董事長今天也是活在油漆桶的陰影之下呢(☝︎ ՞ਊ ՞)☝︎[直接咬成渣]









雲獄使偶充實,雲獄使偶快樂(*^▽^*)

日常迷信٩(๑❛ᴗ❛๑)۶

1️⃣你好請問主人在家嗎?1859了解一下?(⁎⁍̴̛ᴗ⁍̴̛⁎)
2️⃣陳總原座標踩點(。 ́︿ ̀。)
3️⃣你在門口拍我 我從竹間窺你



1 / 14

© +復健病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