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健病棟+

文力/圖力歸零重置中。三級殘廢手速。

[Reborn!/雲獄][架空]Haute Couture Reserved>>Suit 4

各種糾結之後還是決定讓委員長脫!脫!脫!不過第四話就已經坦♂誠♂相♂對[並不是]再加上壁♂咚這樣的進度是不是有點快⊙▽⊙high了一下想起來下一話開始要做好多背景知識考證立刻就low下去了_(:_」∠)_偶不過是想寫個肉而已爲什麽要這麽作死而且肉看上去還遙遙無期啊啊啊啊啊啊啊(´இ皿இ`)(´இ皿இ`)(´இ皿இ`)

是說一寫到脫就停不下來爆字數這到底是神馬魔怔………………這是病快吃葯嗷嗷_(:_」∠)_

 

 


前文:Suit  1  2  3(上)  3(下)  

 

 

 

 

 

Suit 4   

 

 

 

 

左腳剛邁進來就踢到了一個什麼東西,雲雀恭弥低下眼,發現那是一團灰藍色的毛線球。獄寺隼人的聲音從房間的另一頭傳過來:「那是瓜咬出來玩的,隨便放桌上就好。」


黑髮的男人在心裡為對方的大膽無畏毫不客氣哇哦了一聲,卻依然一言不發地彎身撿起了線團放在靠門的扶手椅上。獄寺把工作台上的紙樣掃到一邊,騰出一隅放下了紙杯,倚着桌角抱起雙臂隔着長桌看了過來:「要做什麼?」


「晚宴禮服。」雲雀也不廢話,解下外套掛到一旁的衣架上。他可沒指望眼前那個暴躁的小鬼職業操守會好到過來幫他提領子掖袖子——恐怕也沒人能從他那享受到這等服務。「全套。」


「襯衣也要?」得到了肯定的頷首,獄寺抓起了皮尺和劃線粉,想了想又把一支鉛筆別在了耳後。「顏色?材質?特殊要求?」


「黑色。隨便。沒有。」簡潔到幾乎是惜字如金的回答讓獄寺暗自翻了個白眼,男人跟在他後面走進了試衣間,又補充了一句,「三週後取。」


聽到這句獄寺猛地剎住腳步轉過了身,仰起的臉幾乎撞上雲雀的鼻尖,那對溪石色的瞳眸在如此近的距離仿佛燃燒着冰冷剔透的綠光。他蹙起眉頭,語氣不善:「三週?你開玩笑?」


毫不躲閃地接受那雙綠眸的瞪視,男人保持着兩個人近乎貼近的距離,微微俯視的角度讓意識到身長差的銀髮男孩差點一個衝動就給那個高挺的鼻樑來上一記頭錘,黑沉的眸子平靜無波:「做不到?」


這麼一個反問句倒把獄寺給噎住了。高級定制一般來說都要求兩個月的製作週期,就算是匠師如Shamal,也都會要求顧客至少耐心等上一個月以達最佳水平。縮短工期雖然不一定等同粗製濫造,但對於製作者來說必然意味着超時高負荷工作,尤其是像他們師徒倆這樣的強迫症加完美主義者。他還記得上次為了給法政大臣趕制競選戰衣,Shamal就因過量攝入尼古丁被送進醫院差點提神不成直接見了神。當然比起那次十天的地獄試煉,三週並不算太過嚴苛的要求,但在Shamal不在的當下,獨挑大梁的獄寺就不得不放下其他訂單全身心投入到這套禮服中去。想到是為了這個暴力自大狂……獄寺覺得他媽的一點也不值得。


仿佛是看穿了獄寺的內心腹誹,黑髮男人揚起了一邊的眉毛,薄唇彎成一個譏誚的弧度:「看來你果然達不到Shamal半成的水平,小鬼。」最後那個稱呼更故意咬成重音。


經不起激將的銀髮小鬼果然一點就着,咬着牙後退一步一拳捏折了劃線粉,忍住甩對方一臉石灰的殺意惡狠狠地嗆聲:「你他媽的不要狗眼看人低!三週就三週三週算什麼老子還能做更快!」


「三週做好就夠了。」男人面不改色地答道,對方的敵意對他而言根本不痛不癢。關上試衣間的門,他筆直地佇立在獄寺面前,雙臂垂在身側,黑眸居高臨下地望進男孩的眼:「開始吧。」


「切。」獄寺毫不避諱地嘖了一聲,把軟尺往肩膀上一搭利索地捲起了袖子,抬頭一看對方仍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眉心的川字路口便加深了一吋:「發什麼呆?脫啊。」


雲雀的鳳眼挑了挑:「我已經脫了。」他說的是西服外套。


獄寺不耐煩地指指他的襯衣:「這個也要。」


鳳眼挑得更高了些:「哦?你師傅可沒這麼要求過。」


「……那是因為那個色鬼說你討厭身體接觸而他又樂得不用看男人裸體!」所以現在都我幹好嗎?!你要是個女的他第一時間就把你扒光好嗎!「隨你愛量不量!」


稍稍地偏了下頭擺出思索的姿態,饒有趣味地看着灰銀短髮的男孩本就不多的耐性加速燃燒殆盡,雲雀這才不緊不慢地抬起手鬆開了領帶,冷冷清清的聲線沉下了揶揄的味道:「你倒是挺敬業,草食動物——如果不去計較你那無禮的待客態度的話。」


究竟誰比較無禮啊會把人稱呼為『草食動物』的混蛋到底有什麼資格跟老子我計較態度禮數啊見了個鬼的!!獄寺還沒來得及組織好回敬的吐糟,那條深紫暗紋的真絲領帶就直直地甩到了他的臉上,累積許久的怒氣瞬間爆發出來,他一把扯下那條領帶揮着拳頭跳了起來:「你他媽幹——」


謾罵戛然而止,男孩驚覺自己突然之間竟找不着自己的聲音,就這麼張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件白如新雪的襯衣緩緩地滑落,那個男人的軀體一寸一寸地在他的視野中鋪陳開來。背對着他的雙肩維持着一個蓄勢待發的鋒銳曲線,修長的雙臂有着長期揮動武器練就的精煉有力的清晰線條,並非是炫耀一般結實可見的健碩肌肉,平滑細緻的肌理之下蘊藏的卻是肉食猛獸般的巨大爆發力。形狀分明的蝴蝶骨隨着動作凜冽地割裂漫射的微光,凌厲的陰影滑過一道結痂的傷痕,獄寺眨了眨眼,這才發現那光裸的脊背上佈滿了不仔細辨察便難以看出的細小疤痕。那些經年的秘密大都褪成了淡色的印跡而無從得知彼時的猙獰痛楚,只是單單數量也足以讓男孩不自覺地擰緊了眉把指甲掐進了拳心。雲雀的膚色較之他純正的東洋血統來講要更白皙一些,或許及不上混血的獄寺但也屬於偏白的顏色,因此更襯得尚未消失的那道傷疤觸目驚心,仿佛華美樂章驟然飚出了一個尖銳刺耳的不諧和音。


那個籠罩着淡淡光華的身影轉了過來,打斷了獄寺紛雜的思緒。鴉色短髮的男人將襯衣疊在手腕的位置,站在原地看着對面的男孩突然撞正自己的視線倒吸了口涼氣,似笑非笑的墨黑鳳眼斂起一絲玩味的色彩:「哇哦~看呆了?」


臉後知後覺地熱了起來,獄寺急忙轉開目光把手裡的領帶摔到椅子背上,不知是惱羞成怒多一點還是掩飾挽尊多一點惡聲惡氣地吼回去:「誰稀罕看你了?還不是你動作那麼慢脫個衣服都像個娘們搞半天!」


話音未落,一把鋼尺擦着他的耳尖咚地一聲砸中他背後的墻面,男孩背脊一僵,那條充滿力量的手臂就橫在了他的臉側,那張表情常年欠奉的俊臉不知何時逼近到危險的距離,男人的眼底凝起懾人寒氣:「草食動物,不想被咬殺的話,注意你的語言。」


呿了一聲撥開對方的禁錮,獄寺迅速地拉開兩人的距離,調整好呼吸毫不示弱地望進那對黑眸,好勝的碧瞳依舊亮得灼人:「那得看您配不配合了,雲雀先生。」


狹長的鳳眸再次危險地瞇了起來,就在獄寺考慮要不要拔出背後那把鋼尺自衛之際,雲雀收回了手臂環於胸前站直身子,高深莫測的神色又再次回到他的臉上。「——那就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tbc======

 

Bonus: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如果把本話的對白單獨提取一下…………

59:「要做什麼?」

18:「全套。」

59:「特殊要求?」

18:「[請自行腦補特殊要求内容]」

59:「你開玩笑?」

18:「做不到?」

59:「你他媽的不要狗眼看人低!這算什麼老子還能做更快!」

18:「開始吧。」

59:「發什麼呆?脫啊。」

18:「我已經脫了。」

59:「這個也要。」

18:「哇哦~看呆了?」

59:「誰稀罕看你了?還不是你動作那麼慢脫個衣服都像個娘們搞半天!」

18:「草食動物,不想被咬殺的話,注意你的語言。」

59:「那得看您配不配合了,雲雀先生。」

18:「——那就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一秒變小黃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百倍炸彈]



评论(2)
热度(21)

© +復健病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