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健病棟+

文力/圖力歸零重置中。三級殘廢手速。

[Reborn!/雲獄][架空] Storm! Bitter >>Giorno 3

父親節奮力更個新……?59粑粑節日快樂lol

 

 

>>Giorno 3

 

 

東京都掛起紅色風球預告夏季風暴即將登陸的那晚,並盛難得地因為線路受損而遭遇大範圍的電力中斷。


開着文檔的手提電腦突然暗了一檔,沒一會角落裡就彈出電量低請更換電池或插入電源的提示框,揉着眉心獄寺隼人這才想起說好要把被自己摧殘到罷工的電池送去給斯帕納維修的,結果忙起來一拖又是半個月,IT狂人怕是又要抓住他嘮叨個半天。點了保存他有些疲憊地靠進椅背,內心的疑問在看向窗外一片漆黑就連區公所徹夜長明的射燈都無影無蹤時了然自解。點開放在一旁的手機閃爍的提示,物業發來短信告知因故障公用電力中斷,本樓備用電力將在半個小時後恢復供應,帶來不便敬請諒解,云云,他一邊回想着上一次停電究竟是哪個猴年馬月的事情,一邊看着電量不足將在7分鐘後自動轉入睡眠的警告決定還是關機摸個魚,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物品落地的巨響。獄寺條件反射地跳了起來,猛地想起雲雀好像才剛進浴室洗澡,臉色一變內心暗叫不好,推開房門就直衝出去。 

 

沒有了照明的公寓籠罩在無聲的黑暗之中,從午後就開始形成的厚重雲層低低地壓下來,更阻斷了所有可能的光線。獄寺借着手機的微光快步走到浴室門口,中途還差點給自己看完沒收的書本跘了一跤。他側耳聽了下門裡面的動靜後抬手敲了兩敲,語調之中有着壓不下的擔憂語氣:「雲雀?你沒事吧?」

 

過了好一會,門對面才傳來少年悶悶的回答:「……我沒事。」

 

沒事才怪。獄寺按着太陽穴暗暗地歎了口氣。

 

雲雀有輕微的夜盲症。這在強得不像話又跩得二五八萬的風紀委員長身上看來簡直有些不可思議,獄寺還一度笑他說誰叫你挑食不吃胡蘿蔔的。平時家裡總會留一盞夜燈,雲雀一般也不在晚上出門——其作息的嚴謹和洗澡後絕不踏出家門一步的偏執一直讓夜貓作家獄寺歎為觀止——就算偶爾要在夜間外出,得益於並盛完善的公共照明和發達的現代科技,基本上也不會有太大困擾。但並不是說這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回想起雲雀最近一次住院的經歷,兩個人可就笑不出來了。

 

留下一句『別亂動等我回來』,獄寺轉身進了廚房,依着記憶從壁櫥裡翻出了蠟燭和燭托——旁邊居然還有包點過的生日蠟燭,不知道到底是誰的生日用剩的——摸出口袋裡的火機點着了端回浴室,叩了叩門打過招呼就擰開把手走了進去。

 

一開門迎面撲來的蒸汽立刻模糊了剛剛匆忙間忘了取下的眼鏡,獄寺嘟囔了一句摘下眼鏡放進襯衣前胸的口袋,才借着燭光看清了浴室的情況。幾個瓶罐摔落一地,香皂盒子滾到了花灑底下,裡面的皂塊卻不見蹤影,最好別是掉進了下水道,獄寺忍住扶額的衝動暗自祈禱,要不然又要給管道維修工上保險——他還記得上回來的那個倒霉鬼撞上群聚強迫症發作的雲雀結果被打了個半死,後來還得他動用關係和尾數有好多個零的賠償金才擺平了騷亂。

 

他把頭轉向浴缸的方向,卻在看到雲雀的時候一下樂了。只見少年整個人浸進了熱水裡,只留下鼻子以上露在外面,燭火搖曳中神色明晦不定,水紋就擅自配合那雙上挑的鳳眼硬把他的表情詮釋成氣鼓鼓的模樣——說不定真在生悶氣呢這小鬼,獄寺沒發現自己的唇角不受控制地向上揚起,剛才吊到嗓子眼的心也穩穩回到了原處。

 

彎腰把蠟燭放到了浴缸邊上,灰銀髮色的青年伸手揉亂了那頭濕嗒嗒的黑髮,下一秒就被對方毫不留情地拍掉,他乾脆一屁股坐到壁沿上,也不介意水流漬濕了牛仔褲:「沒受傷吧?」

 

「你以為在跟誰說話?」少年從鼻子裡面哼出一聲不屑。

 

「喔,大概是上次那個從烏漆抹黑伸手不見五指的學園祭後台摔下來右腿脛骨骨折的雲雀?」

 

「……」雲雀有點懊悔沒把拐子帶進浴室裡來。

 

「物業說半小時就能恢復供電。」現在大概還有十幾分鐘。隨意地擺擺手制止了少年作勢要潑他水的意圖,獄寺撿起地上的香波罐子一一放到了少年手邊:「——放心吧。」

 

聞言有些呆愣地抬起了頭,一道雪亮的閃電正劃破夜空撕開了黑暗,雲雀於是直直地對上了那雙亮得仿佛透光寶石的翠色瞳眸,比湖泊更幽深比森林更清澈的綠色流動着溫柔的漣漪。燭光熔化滑落銀色髮梢,滴進虹膜波心凝固成比琥珀更加攝人心弦不可方物的瑰寶。他久久地凝視着那片在黑暗之中也如恆星光源本身源源不斷地散發出足以燒盡所有未知恐懼的碧色,有些挫敗卻又甘之若飴地感受到油然而生的安心感如同熱水沉靜地漫過四肢,溫暖而安定地包圍着他,隔絕了窗外開始大作的呼嘯風聲和暗沉雷鳴,擊退了猝不及防的黑暗侵襲和那一瞬間的孤立無援。少年又往水下沉了沉,今天的水溫大概是高過了頭,要不然就是在水裡泡得久了點,他隱隱覺得臉頰和耳根都開始熱了起來。

 

——才不是因為那傢伙和安全感什麼的關係。

 

不管是他的出現和存在也好。還是那句仿若咒語一般的『放心吧』也好。

 

似乎是體諒到並盛委員長的面子問題,又一聲雷響過後浴室的燈閃了閃亮了起來,通風系統也呼呼地重新開始了運轉打破了一室沉寂。獄寺長出了一口氣伸了個懶腰,轉臉對上那雙無波的黑眸,沒忍住又伸手蹂躪了一把對方的頭髮,眼明手快地閃過對方要把他拽下水的偷襲,嘴角噙着笑站起身:「看吧,說了別害怕的。」

 

「草食動物才會害怕。」沒能成功打擊報復的黑髮少年嘖了一聲重新沒入水裡,看着青年聳聳肩取出櫃子裡的乾淨浴巾掛在伸手可及的低處,又彎身提起燭臺走向門口。把視線收回到自己的正前方,當獄寺的手搭上門把手的那刻雲雀低低地開了口:「……謝謝。」

 

有些訝異地停住了腳步回過頭,灰銀髮色的青年正好眼尖地看見一抹可疑的緋色在那張表情欠奉的面容上一掠而過,眨眨眼綻開了一個促狹又得意的笑容衝着少年揚了揚手:「別泡太久了,小心暈在浴缸裡還要我抱你出去喔~」

 

回答他的是狠狠砸中背後關上的浴室門板的沐浴香波發出的一聲哀鳴。

 

 

 

 


+0.5
「話說你怎麼洗澡都不鎖門的啊?那麼擔心洗澡出事?」
「……你還不是一樣。」
「我那是——欸你怎麼知道我不鎖?!」
「…………明早委員會開會我去睡了晚安。」
「明天全東京停課唷雲·雀·委·員·長——時間充足讓我們好好探討一下這個問題吧。」

 

 


*以為會看到浴室play和濕身誘惑的你們真是太天真了♪
*嗅到了5918氣息的毫無疑問是泡水泡太久泡出的幻覺(*・_・)ノ⌒*[這話讓委員長足足泡了兩個多月偶這手癌真是醉……(ಥ_ಥ)]
*獄寺的筆記本電池問題和雲雀的夜盲症及洗過澡絕不出門的kink都是作者自己的病★[揍]
*與其說委員長是擔心洗澡時出事還不如說他更擔心沒出什麼事←_←

 

评论
热度(3)

© +復健病棟+ | Powered by LOFTER